无线监控

首页 > → 行业动态 → 正文

无线城市的发展思考

         带着手提电脑、手机,随时随地可以上网“冲浪”,这种便捷的信息化生活,离武汉市民越来越近。日前,武汉市长阮成发在两型社会建设工作调度会上要求,大力推进“无线城市”建设,无线宽带今年必须在武汉全市主要公共场所实现全覆盖。

  虽然运营模式一直是困扰无线城市普及的一大问题,但是目前在国内政府主导无线城市发展已经渐成趋势,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运营商发展无线城市的盈利压力,然而只有真正解决运营模式问题,才能为无线城市的持续发展“松绑”。
  政府主导缓解成本压力
  目前,在北京、上海,以及长三角和珠三角的一些经济较发达城市无线城市建设高潮迭起,而这和城市信息化建设逐渐走向深入是密不可分的。中电华通总工办总监张晓旭就说:“无线城市主要的市场驱动力是源于城市信息化旺盛的需求,也有消除数字鸿沟便民利民的作用。无线城市具有低成本、高带宽、专署应用和个人应用相结合的特征,具有广泛非无缝覆盖、随时连接、低成本互联网、上行高带宽、长时间占用等特点。”
  正是由于目前无线城市建设主要服务于城市信息化,那么在政府的统筹安排下无线城市的盈利压力也就大大缓解。
  世界上第一个无线城市的工地监控建设始于费城。2004年7月,美围费城首次“无线费城计划”。2005年初,费城开始在全市部署无线覆盖。然而,发展速度过慢以及运营成本过高等问题造成了费城计划的一度搁浅。后来经过两次反复,费城无线覆盖也只完成了80%,用户数量停滞不前。
  此后,世界其他地方的无线城市计划陆续出台,芝加哥、休斯敦、巴黎、伦敦、新加坡等地都开始了规模不一的无线城市建设,但除了新加坡运营良好外,其他地方都面临着运营与建设困境,有的难以为继,有的长期搁置,有的则陷入与当地运营商的诉讼当中。
  新加坡的无线城市计划之所以发展良好,也是因为政府在其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新加坡,无线宽带被定位于“第五公共事业”,由政府给予财政支持。
  运营模式影响后市
  在各地市政府的支持下,国内的无线城市如火如荼的发展起来,但是商业运营模式的不成熟,直接影响着无线城市的后市发展。
  目前,世界上的无线城市商业运营模式可以归结为四种:
  第一,ISP(因特网业务提供商)模式。政府委托建网,ISP通过自己建设或者与政府共同建设“无线城市”网络并运营,再将业务批发、零售给用户、企业以及政府。
  第二,广告模式。ISP主要通过自己建设、运营网络,为普通市民提供免费的、带宽较低的服务,通过广告支持免费服务。
  此外,ISP也向政府部门及企业和团体批发带宽较高、服务质量较高、无广告的接入服务。
  第三,政府独营模式。从投资、建网到网络维护和运营都由政府主要负责,直接提供服务给城市各个部门以及市民。
  第四,合作社模式。所有拥有Wi-Fi的AP设备和宽带接入资源的人或机构,通过加盟的方式开放自己的资源,使公共和私人拥有的分散的Wi-Fi网络连在一起形成虚拟的“无线社区”。
  这四种商业运营模式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各地选择无线城市的运营模式只有从自身城市发展的情况出发,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一种运营模式。无线城市的建设环境仍在不断发生变化,而运营模式也在不断的调整中。
  “钱”景初期应由“上游付费”
  赢利模式不清晰已成为制约无线城市建设的阿喀琉斯之踵。如何在政府关注的社会效益和运营商关注的经济效益之间、政府的推动指导与运营商商业化运营之间建立一致的目标,是目前“无线城市”建设初期面临的最根本问题。
  H3C无线产品部总监王宇晨认为,无线城市的建设是一个巨额、长期、持续的投入,而对运营能力的考验更加关键。一个公认的观点是,无线城市在最初的市场规划阶段由政府起到关键的指导作用是必要的,随着无线城市的规模化发展,政府不可能一直持续买单,尽快实现商业化运营十分必要,运营商则具备这个实现商业赢利的运营能力。
  无线城市的运营要找到合适的运营方式,实现运营商与政府的双赢并不容易,盲目地便民不具有长远性和可持续性,对于整个城市的信息化水平提升未必是件好事。另外,过于急切地收回投资,也会因噎废食,得不偿失。
  德瑞电信咨询公司咨询顾问张博然认为,在“无线城市”建设初期,即用户习惯培养阶段,可尽量采取“上游付费”模式。所谓“上游付费”,就是指由上游的广告商付费,而使用无线网络的用户则不用支付网络服务费,只是在接入网络时自动打开一个广告网页。这或许是解决无线城市初期发展的一个好办法。

 

上一页: 白宫WIFI趣谈

下一页: 无线城市建设的商业思考